_苛性氢

一晃眼看成了“诗意开车”哈哈哈哈我还在心想老福特现在这么浪了吗(ಡωಡ)

【双龙组】在众人面前吃豆腐该用什么姿势

短段子,一发完
军训休息期间来一发→_→
俩教官荒连
有原型……就是我这次军训的两个教官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我那俩教官都是直男
——————————分割线——————————
        校方规定晚训的时间为下午六点到七点半,主要是考虑到训练场没有灯。
        没有灯有没有灯的好处,学生的晚训当然不会以站军姿等正规训练内容为主,而在暮色笼罩之下的氛围中,最适合讲故事或者一起唱歌了。
        ……虽然荒耿直的内心让他在这种时候还在纠结今晚该教些什么。
        一目连就着微弱的光线翻看教学手册,片刻后叫住了荒:“今晚的计划是急救教学,我们得先给学生们演示一下。”
        待整好队并叫学生都坐下后,一目连就地躺下,向学生们道:“现在我是一名溺水窒息者,你们荒教官要对我采取急救措施。”
        荒走到一目连身边蹲下,见一目连已经停止一切动作,“昏迷”得非常到位,便一边解开他的衣领,一边抬头开始向同学们讲解:“要保证被救人员的呼吸状况,应该先排除一切可能阻碍呼吸的状况……”
        一目连能感觉到荒的手指似有似无地擦过自己的锁骨,他在地上挣了一下,因为被荒压着,只能勉强抬头道:“对了,一般来说,没有经验的同学最好还是找人帮忙。”
        围观的学生开始窃窃私语,一目连再次躺好后,荒又把一目连外套上的扣子一一解开,帮他摊平衣服,又捏住他的两颊让他张开嘴,伸出两只手指在学生们面前晃了晃:“检查溺水者口,鼻,咽喉处有没有异物堵塞。如果有,用手指抠出来。——我就不抠了。”
        有女生偷偷地笑起来,荒继续道:“如果一切检查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就该给溺水者实施胸外按压以及人工呼吸……别笑,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些什么。”
        事实上一目连也有些想笑,他睁开了眼睛,看着荒一脸强装淡定的样子忍不住想,为什么学校不提供假人模型?
        ——真是折腾得够可以。
        荒还在给学生们比划胸外按压的手势:“……右手五指张开,左手手指与其交叉……像这样……然后,用手掌根肉厚的地方按压肋骨……”
        有大胆的学生直接喊了起来:“教官,这个我们会了,人工呼吸是怎样的?”
        荒瞟了那个学生一眼,把话继续说下去:“……人工呼吸需要施救员和溺水者口对口渡气,有条件的可以用纱布隔绝,这里没有条件,所以,”他迟疑道:“你们要看演示?”
        虽然他们俩的关系早已经确定,但却从未公开,而且……
        他看了一目连一眼,对方眼带笑意地望着他,远处一点橙黄色的灯光映在他的左眼里,将他的瞳色映成了金。
        他的脸突然有些发烫。
        ……这人太撩了,他不敢保证自己再这样下去不会对他做点什么。
        “我还要补充一点,”荒再度抬头环视四周学生,无视他们的哀嚎声,“吹气时,把口中的气体吹入即可。(我们教官是这样说的,实际上好像不是这样?)”
        “所以教官,你倒是——”
        “哔——”就在此时,长哨声响起,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一目连迅速翻身站起,学生们也纷纷起身立正。
        “五营都有,带回!”
        ——晚训时间结束了,荒松了一口气。
        在解散回宿舍的人潮中,一目连走在他旁边,笑道:“你当时是在紧张吗,荒?”
        “没有。”荒干脆地答道,“只是,我还没想好在所有人面前吃你豆腐该用什么姿势。”
        

小段子一发

突然想起来今天8.17……
不是七夕贺文。【来自单身狗的凝视.jpg.】
原著向。
然后就是我一直很好奇到底老张知不知道自己被吴邪取了个什么外号……
【笑容逐渐变态.jpg.】
﹏﹏﹏﹏﹏﹏﹏﹏分割线﹏﹏﹏﹏﹏﹏﹏﹏
    胖子说他今天要实力diss黑瞎子一波。原因很简单,瞎子命中与厨房相克,从烧糊饭到下错调料再到现在差点炸掉我家高压锅,他的克厨体质已经进化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说起来,在雨村待的这么长时间,让我逐渐失去了对时间流逝的敏感性。以前老被那句“没有时间了”洗脑催命,现在一闲下来,我总有一种“物与我皆无尽也”的错觉,以为身边一切可以伴我到地老天荒。
    ——所以当今天我看到瞎子过来串门的时候我还一脸懵逼心说这货怎么这么闲。
    然后他义正辞严地表示,今天是小哥从门里出来三周年,必须庆祝。
    我心里一句呵呵,就你会把这种事放心上?想蹭饭?自己做吧。
    ——再之后胖子就愤怒了,具体原因见前文。
    我并没有因为忘记了日子和间接促成瞎子炸厨房而感到任何愧疚,前者是因为小哥根本不在意,后者则是因为反正根本没出事——那高压锅也早该换了。
    我坐在门槛上边看戏边择菜,看胖子上下嘴皮子翻飞不重样地挖苦瞎子,而瞎子则不以为忤笑嘻嘻地怼回去,两人都显得异常熟练极其游刃有余。
    不知怎么的两人话题转到了战斗力上——可能是想表示饭后小树林约架——胖子表示己方有蛇精有齐天大圣,瞎子表示他方也有近似人员配置,然后胖子不屑地脱口而出:“你这猴精打得过我们家瓶仔?他娘的别想了!”
    在我眼里,气氛凝滞了一秒,而后看似一直没关心过这两人的战场的闷油瓶缓缓转过头来问我:“瓶仔这个外号怎么来的?”
    我卡了一秒,果断指向胖子:“我不知道,你问他。”
    ——他娘的的闷油瓶你什么时候有过好奇心?你是假的吧?
    胖子骤然听到我甩锅,毫不犹豫地抛下黑瞎子,面对瓶仔的帅脸坦白从宽:“小天真说你一天到晚不爱说话跟个闷油瓶子似的,所以叫瓶仔。”
    我突然想起胖子以前说过,我是他过命的兄弟。——去他妈的,明明我只是个送命的兄弟。胖子你他妈给我等着。

看完鬼切绘卷六后想到的沙雕微段子

看完鬼切绘卷六我真tm爆哭!网易我求你做个人吧!
一个被虐出来的段子,沙雕注意,ooc严重,极其短小……
﹏﹏﹏﹏﹏﹏﹏﹏﹏﹏分界线﹏﹏﹏﹏﹏﹏﹏﹏﹏﹏

        【你是谁?】
        【吾名茨木,是你的挚友。】
        【哦?我不记得我有这样的挚友。】
        【……】
        【可我记得我貌似有一个这样的媳妇。】

实拍大狗子摘面具!Emmmm因为自己并没有大天狗(留下辛酸的泪水),所以这个是在皮肤馆看的hhhh……因为之前试过好几次都不成功,偶尔成功一次了录下来纪念一下,方便我发花痴(bushi)。